首页 >> 2018周刊 >> 2018年第1期
 
【好文推介】理性认识大学排名在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中的作用
发布日期:2018-03-01浏览次数:20字号:[ ]
 

  

  ◎ 林建华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加快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这既为新时代我国高等教育发展指明了方向,也向我们提出了新的课题。大学的根本使命是培养人,大学综合改革的根本目的是把教师和学生的创造潜力充分发挥出来。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当然要在各项基本状态指标上,进入世界大学前列,但不能因此而忘记了初心,忘记了根本。在新时代,学习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需要正确认识大学排名的影响和作用。

  

  一、大学排名的局限性

  现在大学排名很时髦,各式各样,层出不穷。中国已经有几类大学排名了,有国内大学排名,还有世界大学排名。据说欧洲正在制定他们的排名方案。2017年9月,我参加中俄综合性大学校长论坛,莫斯科大学校长透露,他们也在做自己的大学排名。社会评价大学,对大学进行排名,并非坏事,而且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大学了解自身的优势和不足。但如果学校自己把握不好,被排名牵着鼻子走,那就大错特错了。

  人们观察大学,给大学排名,就像是观察一个个黑箱。外面的人并不能直接看到学校内部状况,只能从一些数据来推断,而且主要是输入和输出的数据,如教师和学生的规模和结构、科研经费、学术成果、著名学者、国际化程度、毕业生成就、国际同行印象,等等。多数大学排名都是依据这些数据,从某一侧面了解和评价学校。大家都知道盲人摸象的故事。由于看不见全貌,每个人都触摸到了大象的某个部位,以为大象就是那个样子。大学排名也是这样。每种排名选择的数据都有自己的偏好,都是从某一个视角来观察大学。这就像在分别比较哪个大象的腿粗,哪个大象的鼻子长,或哪个大象的个头大,各自都有自己的道理,但毕竟都不是大象的全貌。而且,排名所用数据更多是说明大学外在的和一般的状况,并不能完全反映学校内在的和动态的状况。例如,这头象是否太老了,是否生病了,是否与其他大象长的不一样,等等。

  要真正了解大学的内涵发展状况,还需要做更深入的考察。最近几年,我参加过几所学校的本科教学评估。虽然过去对这些学校都有一些了解,也认识不少老师和领导,但真正进入到学校之中,认真听一些课,与老师和学生座谈,听听学校领导的看法和想法,还是会对学校有更深的认识。例如,有一所学校现在的排名情况还不错。但仔细了解发现,它在前沿领域的布局并不好,青年学者队伍状况堪忧,因而未来发展是有很大隐患的。还有一所学校,排名情况并不好,学校在管理、学科布局和队伍建设上的确存在不少问题。但这所学校的文化积淀很深厚,学风朴实,培养出不少很优秀的人。如果它能解决好发展的瓶颈问题,是有很大发展潜力的。在出国访问时,我会有意识地找一些人聊聊他们学校的发展情况。一般地说,发达国家大学的体制都比较成熟,影响发展的主要因素是资源和氛围。例如,日本京都大学是一所很好的学校,日本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多多少少都与其有关联。去了之后,发现这所学校很自由,学校对教师几乎没有什么硬性要求,教师可以做他们喜欢的事情。虽然京都大学的论文不如其他大学那么多,但这是一所非常好、很有特色的大学。而这些显然不是一般的大学排名所能了解和顾及的。

  二、从大学排名发现存在问题

  大学校长们对大学排名是有很多争议的。一些人认为排名会使大学变得功利,这是与教育的基本价值观背道而驰的。还有人认为大学排名会导致大学的同质化,一些很有特色的学校会受到影响。还有人认为大学排名区域性系统误差很大,区域特点没有充分考虑,数据选取不够公允,如所选的学术研究成果多是以英语为载体的,这对一些国家的大学的确是很不利的。有一次,我参加一个世界大学校长论坛,大家调侃哪个大学排名更靠谱,最后一致认为把自己大学排在前面的是最靠谱的。在大学几百年发展历史上,大学排名是第一次把学校的发展状况用数据的方式摆在社会公众面前,任何人都可以品头论足,这肯定会使人难以适应,对大学的发展也肯定会有很大的影响。但这可能与信息技术引发的其他众多社会效应一样,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我们必须要适应和面对。

  我们不能因为大学排名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和不足,就全盘否定。排名毕竟还是汇总了大学发展状况的很多数据,如果使用得当,可以帮助学校了解自己发展状况,发现存在的问题。每个排名都有自己的侧重,如果只盯住一种,可能会有偏颇,但如果综合各种排名结果,可能就会好一些。如上海交大的ARWU是大学的学术排名,更侧重学校的学术历史积淀;ESI是按学科近十年发表论文的总引用次数进行排名的,如果学校某个学科的规模比较大,就会处在比较有利的位置;自然指数(Nature Index)只选择了最顶尖的几十种科学期刊,因而侧重学术研究的水准而非规模,能够反映在某些基础前沿领域的原创和引领作用;THE、QS和USNews等几种排名,除了考虑学术研究之外,也兼顾人才培养,应当是对大学较为全面和综合的评价。

  一般地说,最优秀的大学在各类排名中都会有比较好的表现。这些大学比较成熟,发展状态比较好,因而排名也就比较稳定。这就像一头很健壮的大象,无论是比腿的粗细,还是比鼻子长短,或是比个头大小,都会表现得很好。而一些不是很成熟的大学,或是一些新发展起来的大学,就像一头畸形的大象,可能鼻子很长,但腿还不够粗,因而在不同的排名中,波动会大一些。总体看,北京大学在各类排名中的表现都是比较好的,但还是有一些波动。如北京大学的ARWU和ESI大概排在全球一百名左右,这可能与学校的学术历史积淀不足、一些学科的规模比较小有一定关系;北京大学的THE、QS和USNews排名相对好一些,在全球前50名之内,表明北京大学在人才培养与学术研究上的发展是比较均衡的;北京大学的自然指数一直比较好,最近进入了前十名,表明北京大学在最前沿领域原始创新能力上还是很不错的。综合起来看,北京大学应当属于一所新兴的、充满活力的大学,很多方面的发展比较迅速,势头也很好,但仍然需要更深的学术积淀,因此,大学要树立长远发展的决心,静下心来,认真打好基础,真正实现学校的健康和持续发展。

  

  三、不忘初心才会更有定力

  大学排名的出现是以一定社会需求为基础的,社会公众希望更多地了解大学的情况。对大学而言,大学排名的确增加了额外的压力。排名好,老师和学生都高兴,校长们也会很得意。排名不好,社会公众会议论纷纷,老师和学生不开心,校长们当然就会有压力。这也要求学校要有定力,避免短期行为和功利化倾向。排名的确使一些学校浮躁起来,对着指标办学,想用一些短平快的办法提升学校的排名,这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排名不好的原因通常都是深层次和基础性的,需要从体制机制上加以解决。例如,如果学校的学术研究水准不高,问题可能在学术队伍和学科布局,也可能是评价体系、学术氛围存在问题。有些学校用高额奖励的办法提高科研产出,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诱发了很多学术规范和学术道德的问题。学术研究是一项高尚的事业,是在拓展人类的认识边界,功利的做法也许会满足学校和个人短期欲望,但从长远看,对国家对学校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与此类似,如果学校的毕业生发展低于期望,应当反思教育理念、教学文化,以及培养模式、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等方面是否存在问题,而不是做一些表面文章,让大家都去申报教学成果奖、精品课和教材奖。如果学校的学术队伍状况不好,就要去认真检讨人事制度、学术氛围和制度文化等基础性问题,而不是找一些人来兼职充数。

  几年前,瑞典隆德大学校长刚刚退休,想写一本教育方面的书,走访了一些学校。我当时正在北京大学工作,他问起我们对大学排名的看法。我对他说:我们并不太看重排名,因为北京大学目标是要成为一所卓越的学校,这个目标很远大,任务也很艰巨。北京大学现在还处于快速发展变化的过程中,我们清楚自己有很多弱点和不足,但也对自己的潜力和优势充满信心。如果现在的排名比较好,我们当然很高兴,但这可能是没有看到我们的不足,或者没有看好我们的潜力。如果现在的排名不那么好,可能看到了存在的问题,我们应努力去改进。北京大学是中国大学的引领者,过去曾经为国家、民族发展进步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今天也是一样,我们要努力去解决国家发展中遇到的重大问题。如果做到了这一点,北京大学自然会随着中国的发展而不断进步。因此,无论现在的排名如何,我们都知道前面的路还很长。实际上,真正的一流大学都有充分的自信,也不特别关注排名,它们会根据自己的特点和实际情况,明确目标,坚守自己的特色,独树一帜,这样的学校排名反而会比较好。相反,如果眼睛总是盯着某些指标排名,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或亦步亦趋,患得患失,不去寻找深层次的原因,忘记了根本使命,就会失去了特色、误入歧途,最终的排名也不会好。要办好一流大学,必须排除任何外界干扰,摈弃浮躁,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才能真正成为一所伟大的大学。

  (来源: 中国高教研究  作者:林建华,北京大学校长、教授,原文刊载于《中国高教研究》2018年第1期)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